白鹭散文 白鹭散文:花岩溪里寻白鹭

我终于知道不仅是我迷恋白鹭,更多的市民也爱白鹭。古代文人爱白鹭,现代作家也爱白鹭。下面是有,欢迎参阅。

白鹭散文:花岩溪里寻白鹭

常德花岩溪,素有“中国白鹭之乡”的美誉,光这溢美之词,就足以将我诱惑。据说花岩溪有上万只白鹭在林间栖息,那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啊,青山碧水之间,一群群的白鹭展翅飞翔,它们的身影遮蔽了天空,怎不令人神往。曾经好几次都想去花岩溪探个究竟,每次都是念叨两下就没有了下文。等到一个阴雨天,酷暑消退,天气凉了许多,我终于得以启程,前往花岩溪了却我多年的夙愿。

我是奔白鹭而来,所以我选择了观鹭台、五溪湖等这条生态旅游线路。此时的雨早已停歇,微风吹着,凉意丝丝。我慢悠悠的在水泥路上行走,沿途一栋栋木质结构的农舍掩映在茂林翠竹中,几缕炊烟袅袅升起,显出一种世外桃源的味道。有一些临近公路的农舍自然被改造成应景的农家乐,名字非常有诗意,什么鹭峰山庄,五溪人家,望湖轩,农家气息、山水气息一个比一个浓郁。这样的房子冬暖夏凉,尤其雨季室内没有潮湿的感觉,加上这里绿色的天地和天然的氧吧,城里人来度假再惬意不过。

一路走来,我并没有看到白鹭的影子,也不知自己走了多远,来到一个坡岭上,向农人打听哪里还能看到白鹭,他们摇摇头,说没有了,早飞走了。看到他们一脸惋惜的表情,我不免有些失望。怎么会没有了,这里可是中国的白鹭之乡啊,我大老远的跑来怎么能够说没有就没有了呢?我还是不信那么多的白鹭就这样消失了,纵然没有了白鹭,那么观鹭台总该在吧。我没有再打听,怕农人们再一次给我一个令我失望的答案来。

我得自己寻找,果然看见坡岭拐角处的左边竖立着一块牌子,上书三个大大的字:观鹭台。年深日久的风吹雨打,这个招牌油漆剥落,寂寞的杵在拐角处的一蓬草丛里。观鹭台应该就在附近,我心里一阵欣喜,可是环顾四周发觉这周围除了山头、农舍和公路外再没有其他呀,观鹭台到底在哪里呢?

我决定继续往前走,兴许会发现观鹭台。当我走过一家农家乐的后屋之时,蓦然看见一个幽幽的洞门,四面布满了绿油油的爬山虎,朝里一望,湿湿的水泥台阶,台阶上湿湿的绿色青苔,还牵着爬山虎,叶片上水珠闪烁。台阶两边是石墙,也覆盖着爬山虎。这是什么地方,我好生纳闷,再抬头望洞顶,爬山虎藤蔓里隐隐露出“观鹭台”三个绿色字体。

这不就是我苦苦寻找的观鹭台吗?一时间我为我的突然发现而兴奋不已,我急切的拾级而上,登上台顶,凭墙远眺,群山吐翠,五溪湖被山势分割,成为一块块的翡翠,静静的躺在山的怀抱里。游船缓缓的行驶,船后拖曳着一条长长的水痕,像凝滞了的绿色带子。雨后的天空,远处云雾迷蒙,白鹭呢?我穷极目光,只看见三只白鹭划过群山,离我越来越远,最后变成三个小小的白点,消失在茫茫的云雾里。

天色不早了,我打算返回花岩溪车站住宿,但没有看到白鹭群心有不甘,也许明天会有什么收获。寻到五溪湖边的码头人家投宿,主人的介绍再一次燃起了我的欲望,他说白鹭有得看,要看白鹭,得先过五溪湖,再去另一边的跃进水库。我环视码头人家,临水的凉台,凉爽的夜风,碧一样的湖水,更是留住了我的脚步。伫立栏边,树影婆娑,伸手就可触到树枝树叶,手掌拂过,树叶轻轻的摇晃。两条水湾夹在山之间,一条拖着细碎的波纹伸向西边,另一条则蜿蜒着往东边的密林深处延伸。三张餐桌整齐的摆在凉台上,我找了一个地方,一边吃着农家饭菜一边欣赏湖景,享受着凉风的抚弄,心里是说不出的舒畅和愉悦。虽然码头人家的规模稍小,但它安静,没有喧嚣,自然柔和,尤其适合爱静的人士洗祛身体的疲惫,以求得一种心灵的回归。

吃完晚饭,天完全黑了,没有星星,也没有月亮,无星月的湖之夜会是什么样子的呢?我关掉房间灯光,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室外的过道上,面朝湖水,睁大眼睛也只能看见水中间泛着淡淡的天光,大约是水的反光所致,其他什么也看不到。一种蛤蟆不知疲倦的叫着,这是夜色里唯一的一种声音,单调里含着生气,无望里含着期盼。我沉在夜色里,只有如水的气息和黑黝黝的空间扣着我的心胸,整个身心一下子绵软下来,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。

疲倦袭来,回到房间,关上门却关不掉蛤蟆的叫声,它叫了大半夜,我听了大半夜曲声。它终于累了,没有了声息,随后我也沉沉睡去。

第二天,我找了一个老向导就出发了。向导老盛,人矮小精瘦,也是一位艄公,常常划着他的小船载着游客过湖去看白鹭。小橹咿呀,斜斜的在空中划过,劈进湖里,起来,用力的挥一下,再一次劈进水里,溅起无数水花花。侧耳聆听,船底下哗哗作响,轻微而空灵,仿佛来自遥远的地方,那是船底擦着湖水产生的乐声。弃船登岸步行大约三公里路程到另一个湖边,就是码头人家告诉我的那个跃进水库。老盛向老乡借了一艘小船,继续我们的水之旅。

行进不到20来米远,隐隐约约的看到远方的一个山头树梢上开遍了白色的小花,蔚为壮观,有的花似乎还在轻轻的晃动,跃进水库竟然还有这样的景致,着实令我惊讶。等到再近些,定睛细看,哪里是什么花啊,它们是白鹭,我从没有看到过如此的景象,如此多的白鹭落在杉树梢上,简直就是白鹭的海洋,洁白的鸟、绿色的叶相映成趣,它们的声音连成一片,唧唧咕咕,将山头闹得沸腾不已。立在较粗树枝上的白鹭,身躯稳稳的,不摇不晃,而那些选择细小树枝栖息的白鹭,翅膀不停的抖动着,竭力保持身子的平衡,身子越是不稳,它们的叫声越是热烈。

我让向导慢下来,我担心我们的莽撞到来打搅了这些白色的精灵。满山头的杉树,密密的白鹭,你根本就数不清它们的数字。偶尔飞出几只白鹭,飞过我们头顶的天空,落在对岸水边,然后踱着步子寻找食物。我想起家乡的水田里、小溪里,常常可以看到三两只白鹭,它们将长长的鸟喙伸入水里捕捉那些小小的水生动物,小鱼,螺蛳,泥鳅等都是它们的上好美食。跃进水库一带水草丰美,鱼类甚多,白鹭不用远行,饿了,随便一个飞行就有收获,所以这里是白鹭天然的栖居之所。

好奇心一出来便收势不住,吩咐老盛接着划船。靠近一个山头,我跳下船想钻进去看看。走了几步,发觉围了一圈天然的荆棘屏障,人无法逾越。又上船绕到没有荆棘的另一个山头,再上岸,一头钻进了杉树林。见来了不速之客,白鹭们紧急后撤,它们担心我们会给它们带来伤害。杉树林里弥漫着一股很重的胺味,闻到了直想吐。地上到处是落叶和落枝、鸟儿的粪便,皮损的蛋壳。我们每往前移动一下身躯,白鹭们就往后隐退一步,看来它们并不欢迎我们的造访。我们小心的走着,一直刚长满羽毛的白鹭掉在了草丛里,我朝它走去,鸟儿还不能飞行,它本能的跳了几下,就到了一片更厚的草丛里。我停下脚步,倘若再走过去,它会更拼力的躲避我,过后要长时间的调养才能恢复体力。

突然噗的一声,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枝叶之间,我寻声望去,原来是一条小鱼儿,头部已经缺了一边,显然这是哪只白鹭不小心弄丢了。又是一声噗响,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擦着了我的耳朵和肩膀。低头再一次寻找,一根树枝边,散着一坨鸟屎,这次不是鱼儿落下,而上鸟屎砸到了我。我侧头,一股臭烘烘的味道立刻飘进我的鼻孔。该死的鸟屎,我不敢再往前走了,赶紧回转。味道实在难闻,回到船上,我用手蘸水将耳朵和脑后的头发洗了好几次,那味道还是没有除尽。

白鹭本来在五溪湖那里,它们为什么会迁到这里来呢?十几年前,因为要检查闸门,加固闸门,五溪湖的水被放干,山上的杉树也几乎被砍了个精光,第二年姹紫嫣红的时候,成群成群的白鹭从南方返回来,却找不到它们栖息的家园了,更找不到吃食了,无奈之下,白鹭们才离开五溪湖迁徙到跃进水库。从此,白鹭们再不回去了,就在这里繁衍生息。

看到那些白色的身影,听到它们的鸣叫,我仿佛看到了白鹭们大迁徙时那悲壮的画面,看到了它们不舍的身影,看到了它们戚戚的眼睛。生命面临危机时不得不重新寻找适合自己的家园,这一点人和动物是相通的。所以保护环境就显得尤其重要,恶劣的环境里动物们难以生存。庆幸花岩溪的白鹭们没有远离,倘若它们真的杳无踪迹了,中国白鹭之乡将如何立名!

该回去了,我面朝白鹭林,心有百般不舍。这一别,不知何时才能再来,心里唯有祝愿这些可爱的小动物能健康快乐的生活着。

白鹭散文:白鹭

白鹭是一首精巧的诗。

色素的配合,身段的大小,一切都很适宜。

白鹭散文

白鹤太大而嫌生硬,即如粉红的朱鹭或灰色的苍鹭,也觉得大了一些,而且太不寻常了。

然而白鹭却因为它的常见,而被人忘却了它的美。

那雪白的蓑毛,那全身的流线型结构,那铁色的长喙,那青色的脚,增之一分由嫌长,减之一分则嫌短,素之一忽则嫌白,黛之一忽则嫌黑。

在清水田里时有一只两只站着钓鱼,整个的田便成了一幅嵌在玻璃框里的画面。田的大小好像有心人为白鹭设计的镜匣。

晴天的清晨,每每看见它孤独地站立有小树的绝顶,看来像是不安稳,而它却很悠然。这是别的鸟很难表现的一种嗜好。人们说它是在望哨,可它真是在望哨吗?

黄昏的空中偶见白鹭的低飞,更是乡居生活中的一种恩惠。那是清澄的形象化,而且具有了生命了。

或许有人会感到美中的不足,白鹭不会唱歌。但是白鹭的本身不就是一首很优美的歌吗?——不,歌未免太铿锵了。

白鹭实在是一首诗,一首韵在骨子里的散文的诗。

白鹭散文:白鹭

我从来没有期望过能见到白鹭,在这小城。总以为它是飞翔在烟雨迷蒙的江南的生灵,在水草肥美的白水之洲,它悠然低飞在黄昏的水面;或是在芳草凄凄的江湖之滨,它孤独地站立在灌木的绝顶,向着远方瞭望。

有时候,在南方那碧绿的清水田里,也会有一只两只白鹭在站着钓鱼,嫩绿的秧苗,清澈的田水,雪白的鹭,方方的田,这一切就像是一幅镶在玻璃框里的图画。

我喜欢着白鹭,那雪白的蓑毛,那挺直的颈项,那温婉的翅膀,那流动的结构,宛如一首飘动的小诗。

仲夏的傍晚,在寂寥的沙河之滨,我看到了一首翩然流动的小诗——那是白鹭在飞,一只,两只。它们一会儿翻飞在暮色深沉的河面,回旋着,闪动着美丽的双翅,一会儿又站立在河中央的漂动的水草上,用它那铁色的长喙啄食着水草上的小虫。偶尔,它也会仰起头,看看即将沉落的残阳,还有浩浩东流的河水,那神态总是那么优雅。等到它站立的水草漂到足够远的地方,它再翩翩地飞回来,停栖在另一片漂动的水草上。就这样循环往复地飞来飞去,仿佛在和自己玩着寂寞的游戏。

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白鹭的叫声,但我从它那悠然的姿态中,猜测着它的鸣叫,一定不是高亢的,也绝不会是沉闷的。那将是来自远方的天籁之音,清新,悠远,绵长,如山间汩汩的泉水,如旷野的一缕清风。

在这并不诗意的城市,我读着白鹭,每一个黄昏,犹如读着一首没有结尾的小诗。

一晃,已有两个月没有看见白鹭了,在终日的繁忙中,我渐渐要走出这多事之秋了。

入夜,一股西伯利亚的寒流,自遥远的北方翻越千山万水,席卷了整个中原。相携而来的,还有这一场秋夜的喜雨,我躺在温暖的床上,听着窗外白杨树林里沙沙的落叶声和秋雨声,着实感念秋雨的来临。而那白鹭呢,它是依然栖息在河边的树丛里,还是已于昨夜这凄风苦雨之前,飞往南方去了呢?

看过白鹭散文的人还看了:

1.白鹭散文3篇

2.书香优美散文

3.感恩父母的优美散文三篇

4.白落梅的散文3篇

5.对于红尘情歌的散文